配色:

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预留番外二

              烈焰天狂:逆世大小姐,预留番外二

                林子前的树干上,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,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,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,“你们系系又干系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小胖扑腾着翅膀,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?#35828;牧常?#35753;你打坏主意!让你半?#38750;?#21163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娘亲,这些?#35828;?#21253;袱里穷的要命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?#23567;i緷赟騋”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,“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乱来。你以为你很厉害嘛?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,坏人把你一掐,你就倒了!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“娘亲,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,又在双?#25351;?#19978;冰灵,你看那两个坏人,到现在还?#27426;?#30528;没醒过来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总之娘亲没叫你动,你就不可以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,豆包却迫不?#25353;?#22320;咬着金元宝扑?#20384;矗?#23064;亲娘亲,这些人穷死了,挑来拣去,只有这个最值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,她们是来打劫的啊,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?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,坑了一个路?#35828;?#26469;的呃!

                “豆包,抢劫是不对的,小朋友不能这么做,知道不。”身为孩子们的娘,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,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,“娘是大人,娘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娃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三个倒在地上,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二弟二弟,你没事啊?二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看三人醒了,高?#35828;?#36339;过去,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,“喂喂,你们这些坏人,会不会抢劫啊?一点都不专业!个个都是笨?#25353;?#36135;,连抢劫都不会抢!从新来!再抢一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抽了抽嘴角,“儿子,别玩儿了。咱们得?#199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,娘亲,等一下。”火儿不依不饶,踹着他们三,?#25353;?#26032;抢,快点!别耽误我们?#19979;貳!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是就是,磨叽死了,快点抢!快点!”小胖扇着翅膀,停在一?#35828;?#40763;子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点!”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一炷香过后。

                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“粽子人”,摇着头直嚷,“亲爹啊,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,放了小的?#21069;傘!?br>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“不好意?#21450;?#21508;位,我家这几个孩子,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。忘了跟你们说了,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,你看,这不是杯具了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男两女:呜呜呜呜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小半个时辰后,破驴车总算再次?#19979;罰?#28872;焰抱过火儿,好奇地瞅了他一眼,“儿子,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把三个大叔的?#36335;?#21093;下来了,待会儿去城里卖了,换银子买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火儿你好聪明!”豆包一听到吃的,眼睛就闪闪发亮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,那崩溃的眼神,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,给途经此处的路人,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林子前的树干上,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,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,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,“你们系系又干系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小胖扑腾着翅膀,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?#35828;牧常?#35753;你打坏主意!让你半?#38750;?#21163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娘亲,这些?#35828;?#21253;袱里穷的要命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?#23567;!?#35910;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,“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乱来。你以为你很厉害嘛?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,坏人把你一掐,你就倒了!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“娘亲,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,又在双?#25351;?#19978;冰灵,你看那两个坏人,到现在还?#27426;?#30528;没醒过来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总之娘亲没叫你动,你就不可以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,豆包却迫不?#25353;?#22320;咬着金元宝扑?#20384;矗?#23064;亲娘亲,这些人穷死了,挑来拣去,只有这个最值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,她们是来打劫的啊,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?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,坑了一个路?#35828;?#26469;的呃!

                “豆包,抢劫是不对的,小朋友不能这么做,知道不。”身为孩子们的娘,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,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,“娘是大人,娘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娃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三个倒在地上,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二弟二弟,你没事啊?二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看三人醒了,高?#35828;?#36339;过去,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,“喂喂,你们这些坏人,会不会抢劫啊?一点都不专业!个个都是笨?#25353;?#36135;,连抢劫都不会抢!从新来!再抢一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抽了抽嘴角,“儿子,别玩儿了。咱们得?#199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,娘亲,等一下。”火儿不依不饶,踹着他们三,?#25353;?#26032;抢,快点!别耽误我们?#19979;貳!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是就是,磨叽死了,快点抢!快点!”小胖扇着翅膀,停在一?#35828;?#40763;子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点!”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一炷香过后。

                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“粽子人”,摇着头直嚷,“亲爹啊,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,放了小的?#21069;傘!?br>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“不好意?#21450;?#21508;位,我家这几个孩子,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。忘了跟你们说了,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,你看,这不是杯具了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男两女:呜呜呜呜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小半个时辰后,破驴车总算再次?#19979;罰?#28872;焰抱过火儿,好奇地瞅了他一眼,“儿子,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把三个大叔的?#36335;?#21093;下来了,待会儿去城里卖了,换银子买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火儿你好聪明!”豆包一听到吃的,眼睛就闪闪发亮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,那崩溃的眼神,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,给途经此处的路人,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林子前的树干上,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,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,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,“你们系系又干系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小胖扑腾着翅膀,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?#35828;牧常?#35753;你打坏主意!让你半?#38750;?#21163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娘亲,这些?#35828;?#21253;袱里穷的要命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?#23567;!?#35910;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,“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乱来。你以为你很厉害嘛?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,坏人把你一掐,你就倒了!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“娘亲,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,又在双?#25351;?#19978;冰灵,你看那两个坏人,到现在还?#27426;?#30528;没醒过来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总之娘亲没叫你动,你就不可以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,豆包却迫不?#25353;?#22320;咬着金元宝扑?#20384;矗?#23064;亲娘亲,这些人穷死了,挑来拣去,只有这个最值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,她们是来打劫的啊,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?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,坑了一个路?#35828;?#26469;的呃!

                “豆包,抢劫是不对的,小朋友不能这么做,知道不。”身为孩子们的娘,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,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,“娘是大人,娘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娃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三个倒在地上,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二弟二弟,你没事啊?二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看三人醒了,高?#35828;?#36339;过去,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,“喂喂,你们这些坏人,会不会抢劫啊?一点都不专业!个个都是笨?#25353;?#36135;,连抢劫都不会抢!从新来!再抢一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抽了抽嘴角,“儿子,别玩儿了。咱们得?#199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,娘亲,等一下。”火儿不依不饶,踹着他们三,?#25353;?#26032;抢,快点!别耽误我们?#19979;貳!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是就是,磨叽死了,快点抢!快点!”小胖扇着翅膀,停在一?#35828;?#40763;子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点!”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一炷香过后。

                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“粽子人”,摇着头直嚷,“亲爹啊,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,放了小的?#21069;傘!?br>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“不好意?#21450;?#21508;位,我家这几个孩子,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。忘了跟你们说了,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,你看,这不是杯具了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男两女:呜呜呜呜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小半个时辰后,破驴车总算再次?#19979;罰?#28872;焰抱过火儿,好奇地瞅了他一眼,“儿子,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把三个大叔的?#36335;?#21093;下来了,待会儿去城里卖了,换银子买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火儿你好聪明!”豆包一听到吃的,眼睛就闪闪发亮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,那崩溃的眼神,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,给途经此处的路人,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林子前的树干上,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,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,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,“你们系系又干系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小胖扑腾着翅膀,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?#35828;牧常?#35753;你打坏主意!让你半?#38750;?#21163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娘亲,这些?#35828;?#21253;袱里穷的要命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?#23567;!?#35910;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,“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乱来。你以为你很厉害嘛?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,坏人把你一掐,你就倒了!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“娘亲,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,又在双?#25351;?#19978;冰灵,你看那两个坏人,到现在还?#27426;?#30528;没醒过来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总之娘亲没叫你动,你就不可以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,豆包却迫不?#25353;?#22320;咬着金元宝扑?#20384;矗?#23064;亲娘亲,这些人穷死了,挑来拣去,只有这个最值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,她们是来打劫的啊,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?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,坑了一个路?#35828;?#26469;的呃!

                “豆包,抢劫是不对的,小朋友不能这么做,知道不。”身为孩子们的娘,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,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,“娘是大人,娘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娃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三个倒在地上,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二弟二弟,你没事啊?二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看三人醒了,高?#35828;?#36339;过去,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,“喂喂,你们这些坏人,会不会抢劫啊?一点都不专业!个个都是笨?#25353;?#36135;,连抢劫都不会抢!从新来!再抢一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抽了抽嘴角,“儿子,别玩儿了。咱们得?#199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,娘亲,等一下。”火儿不依不饶,踹着他们三,?#25353;?#26032;抢,快点!别耽误我们?#19979;貳!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是就是,磨叽死了,快点抢!快点!”小胖扇着翅膀,停在一?#35828;?#40763;子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点!”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一炷香过后。

                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“粽子人”,摇着头直嚷,“亲爹啊,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,放了小的?#21069;傘!?br>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“不好意?#21450;?#21508;位,我家这几个孩子,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。忘了跟你们说了,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,你看,这不是杯具了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男两女:呜呜呜呜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小半个时辰后,破驴车总算再次?#19979;罰?#28872;焰抱过火儿,好奇地瞅了他一眼,“儿子,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把三个大叔的?#36335;?#21093;下来了,待会儿去城里卖了,换银子买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火儿你好聪明!”豆包一听到吃的,眼睛就闪闪发亮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,那崩溃的眼神,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,给途经此处的路人,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林子前的树干上,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,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,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,“你们系系又干系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小胖扑腾着翅膀,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?#35828;牧常?#35753;你打坏主意!让你半?#38750;?#21163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娘亲,这些?#35828;?#21253;袱里穷的要命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?#23567;!?#35910;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,“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乱来。你以为你很厉害嘛?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,坏人把你一掐,你就倒了!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“娘亲,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,又在双?#25351;?#19978;冰灵,你看那两个坏人,到现在还?#27426;?#30528;没醒过来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总之娘亲没叫你动,你就不可以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,豆包却迫不?#25353;?#22320;咬着金元宝扑?#20384;矗?#23064;亲娘亲,这些人穷死了,挑来拣去,只有这个最值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,她们是来打劫的啊,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?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,坑了一个路?#35828;?#26469;的呃!

                “豆包,抢劫是不对的,小朋友不能这么做,知道不。”身为孩子们的娘,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,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,“娘是大人,娘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娃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三个倒在地上,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二弟二弟,你没事啊?二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看三人醒了,高?#35828;?#36339;过去,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,“喂喂,你们这些坏人,会不会抢劫啊?一点都不专业!个个都是笨?#25353;?#36135;,连抢劫都不会抢!从新来!再抢一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抽了抽嘴角,“儿子,别玩儿了。咱们得?#199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,娘亲,等一下。”火儿不依不饶,踹着他们三,?#25353;?#26032;抢,快点!别耽误我们?#19979;貳!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是就是,磨叽死了,快点抢!快点!”小胖扇着翅膀,停在一?#35828;?#40763;子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点!”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一炷香过后。

                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“粽子人”,摇着头直嚷,“亲爹啊,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,放了小的?#21069;傘!?br>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“不好意?#21450;?#21508;位,我家这几个孩子,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。忘了跟你们说了,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,你看,这不是杯具了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男两女:呜呜呜呜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小半个时辰后,破驴车总算再次?#19979;罰?#28872;焰抱过火儿,好奇地瞅了他一眼,“儿子,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我把三个大叔的?#36335;?#21093;下来了,待会儿去城里卖了,换银子买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火儿你好聪明!”豆包一听到吃的,眼睛就闪闪发亮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,那崩溃的眼神,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,给途经此处的路人,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林子前的树干上,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,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,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,“你们系系又干系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小胖扑腾着翅膀,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?#35828;牧常?#35753;你打坏主意!让你半?#38750;?#21163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娘亲,这些?#35828;?#21253;袱里穷的要命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?#23567;!?#35910;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,“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乱来。你以为你很厉害嘛?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,坏人把你一掐,你就倒了!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“娘亲,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,又在双?#25351;?#19978;冰灵,你看那两个坏人,到现在还?#27426;?#30528;没醒过来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总之娘亲没叫你动,你就不可以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,豆包却迫不?#25353;?#22320;咬着金元宝扑?#20384;矗?#23064;亲娘亲,这些人穷死了,挑来拣去,只有这个最值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,她们是来打劫的啊,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?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,坑了一个路?#35828;?#26469;的呃!

                “豆包,抢劫是不对的,小朋友不能这么做,知道不。”身为孩子们的娘,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,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,“娘是大人,娘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三个娃: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这时,三个倒在地上,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二弟二弟,你没事啊?二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火儿一看三人醒了,高?#35828;?#36339;过去,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,“喂喂,你们这些坏人,会不会抢劫啊?一点都不专业!个个都是笨?#25353;?#36135;,连抢劫都不会抢!从新来!再抢一遍!”

                烈焰抽了抽嘴角,“儿子,别玩儿了。咱们得?#19979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“娘亲,娘亲,等一下。”火儿不依不饶,踹着他们三,?#25353;?#26032;抢,快点!别耽误我们?#19979;貳!?br>
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是就是,磨叽死了,快点抢!快点!”小胖扇着翅膀,停在一?#35828;?#40763;子上,用力踩了两脚。

                “快点!”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  一炷香过后。

                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“粽子人”,摇着头直嚷,“亲爹啊,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,放了小的?#21069;傘!?/div>
              520网络小说网所?#31456;?#20316;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(C) 2010-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贵州快三预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波斯波利斯塔什干棉农 全民欢乐捕鱼官方网站 幸运8和9 拜仁慕尼黑队徽含义 守望先锋公测 12月9号雷霆vs步行者 浮冰流闯关 山东福彩3d走势图 双色球2014年开奖号码查询 福彩3d彩吧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