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色:

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第175章

                饭菜吃了七七八八,其他人还在聊天的时候霍佳表示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有时间再聚吧,我先去魔窟看看,应龙那边一定着急上火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跟你一块走。”辛泽剑站了起来,“你是为了帮我才堆积了这些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去!我也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辛泽剑把范晓玲按回座位:“你还有好多法术没学会吧,等你出师后再说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的遭遇对辛泽剑的影响很深,所以他不想再让范晓玲参与战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说的没错,你离出师还有一段距离。”云寒露应道,“战斗不是游戏,所以我才一直反对让女人和废物上战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位大姐好像一直没把自己当成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瞪了这句话的主人一眼,王文志又回到桌子下面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见老师也反对,范晓玲就不再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去凑凑热闹,你没意见吧?”王文志请示老婆大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早去早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嘞!”得到首肯后,王文志蹿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带着冥月走到门口时,纪淑灵在王文志耳边轻声说了一句:“如果再玩失踪,这个月你就自己睡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王文志立刻吵吵着不想去了,但还是被辛泽剑给拖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这俩?#35828;?#25163;机一直没电,辛泽剑扔给他们一人一个充电宝,都是应急用的,平时塞在天罗奕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言言不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负责战前支援,很少参与战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子们都走了,咱去泡澡吧。”云寒露的口气像是在下命令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好啊好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意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俩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一?#20063;?#38169;的养生馆。”纪淑灵这么说自然是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?#19968;?#26377;很多工作没处理完。”唯一拒绝的人是白奕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能有什么要紧事?”云寒露说,“正好我也很?#26657;?#19968;会去给你帮忙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也不再拒绝,以云寒露的能力,她要真想帮忙那些工作都是举手之劳。

                何梦恬没有作声,范晓玲抱着她的?#30452;郟骸?#36208;吧,梦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何梦恬抵挡不住那双清澈眼神,点?#21453;?#24212;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他都走到门口了嫽霜颜还在走神,云寒露从来不问嫽霜颜的意见,所以就私自替她决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,去哪?”嫽霜颜莫名其妙的被范晓玲拉起来,被推着离开了饭店。

                来到纪淑灵所说的女子养生会馆,云寒露说“原来就是这儿啊?#20445;?#36882;去一张VIP卡,还说自己是这里的常客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被拉到更衣室,看到其他女孩开?#32426;?#34915;服后,嫽霜颜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?#20843;恪?#31639;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请客,不要不给面子。”云寒露从后面抱住霜颜,作为帮凶的张瑾和范晓玲笑着脱她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嫽霜颜奋起反抗,这三人还真奈何不了她,最后何梦恬出面,把她的衣服都置换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里都是女人,有什么可怕的?”见嫽霜颜一脸委屈的抱着浴巾,云寒露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可、可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自从被植入魅魔的心脏后,张瑾是一天比一天水灵,身?#37027;?#32447;也越来越优美,但云寒露脱光衣服后,深深的刺伤了张瑾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好伤自尊…不可战胜的对手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已经习惯了…”范晓玲深表赞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云姐,你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知道,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架,很少做其他的事。”云寒露没心没肺的围着浴巾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呜呜呜,更伤自尊了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同?#23567;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一群人把嫽霜颜连拉带拖的弄到洗浴区,把她扔进池子后抢走了浴巾,嫽霜颜只能红着脸坐在浴池?#26657;?#27700;面上只露着半张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女生们相互讨论着对方的身材,时不时发出嘻哈的打闹声。

                范晓玲似乎想问白奕言些什么,突然被张瑾拖入水?#26657;?#20004;个人打闹起来。好在这个浴池没有其他的客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要知道她们这么能闹,就去游泳馆了。”云寒露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、那现在就走吧。”嫽霜颜可怜巴巴的说,她从进入浴池后就一直保持着双?#30452;?#33016;的姿势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听到这俩字,将半张脸埋入水中的嫽霜颜郁闷的吐着泡泡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突然站了起来,她看到云寒露不以为然的笑容后舒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十秒钟后,天花板出现了裂纹,由于吊顶的缘故,没有墙?#34915;?#19979;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个沉重的躯体带着天花板的碎块落入浴池?#26657;?#28293;起巨大的水花,那个身躯在升腾的水蒸气的伴随下站起身来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头直立行走的无翼恶魔,它在女生的尖叫声中锁定了何梦恬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浑身蓝?#20185;?#40158;片的恶魔向何梦恬抓去,没太当回事的何梦恬想要发动置换,但她却脸色煞白的发现能力失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抱住何梦恬,将她?#20384;?#24694;魔的爪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恶魔正要追赶,正好看见范晓玲拉着张瑾跑开的一幕,张瑾身上的同类气息使它?#35835;?#19968;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就这么一愣的功夫,水化为一条长长的绳索,将恶魔五花大绑的摁在浴池底部,纵使它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别把水弄干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浴池里已经一滴水都没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对、对?#40644;稹!?#23293;霜颜狼狈的捂着关键部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妈的,废物,连几个女人都搞不定!”入口处走来十多个人,领头的男子抓着一柄两米多长的武士刀,训斥着被水流束缚住的恶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啊啊啊!”范晓玲和张瑾慌张的躲到柱子后面。

                嫽霜颜也因为异性的出现乱了方寸,致使恶魔逃了出来,她脸颊通红的蹲在地上,索性什么也?#36824;?#20102;。倒是纪淑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但她的能力也失效了,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切换到天将形态,她身后出现了宽大的折?#35753;媯?#20854;中飘出由竹叶构成的弹幕将浴池中的恶魔绞成?#24615;?br />
                “滚开,女人!我们的目标只有?#24179;?#32773;,如果你一定要多管闲事,我也不介意尝尝东方神使的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为什么要找我?”何梦恬走过来时将一条浴巾盖在嫽霜颜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路上会好好回答你的。”男子一挥手,其他人从两侧包抄?#20384;矗?#20182;们?#22253;?#22278;形包围了洗浴区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还坐在干涸的浴池?#26657;?#22905;甚至都懒得看对方一眼:?#25353;?#25200;我的代价是很沉重的,你们做好心理?#24613;?#20102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又一个装模作样的女人,上,除?#24179;?#32773;外不要留活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手下们撑破衣服和人皮,化身为各种各样的恶魔,如果不是洗浴区够大,还真装不下这些大块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看到了吗?”云寒露终于站起来,她赤身面对着恶魔们,“这些?#19968;?#26681;本就不是人,有什么可害羞的,你会介意一只蚊子参观身体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26159;这么说,但范晓玲、张瑾和嫽霜颜还是老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白,你保护好她。”云寒露指的是何梦恬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知道何梦恬的能力?#40644;?#34109;住了,于是将她挡在身前。

                恶魔一?#20992;?#19978;,首当其冲的云寒露最先被围攻,这一交手才知道,竟然全是第二阶层的恶魔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抱住最先攻来的恶魔爪,利用翻身产生的力道将那只爪掰了下来,她抱着那巨大的爪子,当成武器在恶魔?#35088;?#28216;走。虽然不是趁手的兵器,依然杀的恶魔们鬼哭狼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废物!你们去抓?#24179;?#32773;!”恶魔的首领抽出武士刀向云寒露斩来,后者以恶魔爪挡住这一刀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?#32426;?#19968;皱,竟然是一只伯爵级的恶魔。

                恶魔们围?#20384;?#26102;,相差了一个阶层的白奕言根本招架不住,她刚将何梦恬推向一边就被一爪拍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直奔目标的恶魔们没在白奕言身?#20384;?#36153;时间,它们用带着钩刺的脚爪从她身上踩过。

                嫽霜颜咬着嘴唇站了起来,也顾不上羞耻感了,她将何梦恬护在身后,双手化为龙爪,用格斗的方式将一只只恶魔拆碎。

                武士刀的威力让云寒露苦不堪言,她手中的恶魔爪早就被切成两段,那一刀甚至差点将云寒露开膛破肚,她腹部还挂着那道骇?#35828;?#20260;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师!”范晓玲刚才拉着张瑾绕开恶魔回到更衣室,心急如焚的她来不及穿衣服,只抓了两把灵符就跑了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将左手的灵符洒了出去,云寒露一招手,灵符随即向她飞来。这个动作在对手看来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破绽,他一刀在云寒露的胯部留下一道近十厘米深的伤口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拉开距离,灵符以绷带的?#38382;?#32544;绕着身躯,很快她完成了灵符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双刀迎上武士刀引起巨大的风压,在一?#36234;?#25112;的嫽霜颜和恶魔都受到影响,被吹的站立不稳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云寒露和伯爵级恶魔为中心,一道道刀气不受控制的飞散着,将建筑切的?#20063;?#24525;睹。

                ?#25353;?#22905;们走!”云寒?#26007;?#21147;的吼出这句话。

                嫽霜颜顾不了那么多了,刀气的飞行方式非常?#36824;?#21017;,随便哪道都有可能致范晓玲她们于死地,所以她化为白龙,建筑被撑爆了,嫽霜?#31449;?#36215;何梦恬等人垂直的冲天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闹市中飞行的白龙把路人都看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范晓玲见到白奕言的样子当场就哭了出来,她大多数的骨头都断掉了,五官一同在流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事,是我太没用了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对?#40644;穡?#26159;我连累你们了。”何梦恬脸上一片阴翳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,”白龙回头问,“你现在的能力?#25351;?#20102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。”何梦恬试了一下,能力果然?#25351;?#20102;,刚才那个地方很可能布置了结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带她们去安全的地?#21073;?#25105;去帮云前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正说着,一群带有翅膀的恶魔追了?#20384;礎?br />
                何梦恬也顾不得众人都没穿衣服了,打算将所有人都置换走,手却被白奕言握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把我留下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的身?#20185;?#21457;出旋风般的灵力,伤口快速愈合的同时白泽战衣?#37096;?#22987;修复,并变得更为华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白将军,你通过白泽的?#20339;?#20102;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想通了一些事。”白奕言看着前方的风景,“还好白泽说,我觉悟的并不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去帮云天师吧,”白奕言跳下龙?#24120;?#31449;在空中等着那群恶魔临近,?#30333;?#26377;我能做到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范晓玲拉下头发的束带,喷涌而出的灵力?#36127;?#19982;白奕言当仁不让让,她命另一叠符纸化为灵符装和双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玲爷!”看见范晓玲如蝴蝶一般轻舞着跳下龙?#24120;?#24352;瑾着急的大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“?#36824;?#31995;,她也想清楚了一些事。”白龙的语气有些?#31361;常?#20320;们快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范晓玲的背影让何梦恬有些失神,那单薄纤细的身体却是如此坚定,那?#23545;?#20196;自己心神激荡的钻戒正在她手?#20185;?#38378;发光。

                何梦恬温柔的笑了起来,带着纪淑灵和张瑾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白龙在回旋转身,向着养生会馆一头扎头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奕言调整着呼吸,风、水、云、电、绿色光点形态的生气,还有更多不知名的能量一一向她身前汇集,形成了如梦似幻的光之海。

                随?#30452;芻游?#30340;宽大衣袖就像姗?#40644;?#33310;的蝴蝶翅膀,范晓玲手持双刀落到白奕言身?#2802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“你来了,晓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在别?#35828;?#32972;后站的太久了,直到现在也是站在你身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我,你也能站在这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但要比现在晚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恶魔们越来越近,白奕言抬起一只手,森罗万象的力量在空中形成如海啸的威压,恶魔们的动作因此迟缓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风的声音,真美。”范晓玲侧耳聆听着,她闭着双眼冲入恶魔?#35088;校?#21452;刀像蝴蝶翼般舞动着,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璀璨的血色之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真美。”白奕言的手落下,森罗万象的光之海将天空都遮盖住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和伯爵级恶魔的单挑还在继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个人类,绝对不合常理!”保持着人形态的恶魔疯狂的和云寒露对斩着,“你为什么能跟我抗衡!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在我看来,恶魔这种生物活着才不合常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的身上遍布着横七竖?#35828;?#20260;口,看?#20808;?#22914;?#35828;?#24808;烈。原本她和恶魔是势均力敌的,但对方毕竟是一?#33539;?#39764;,伤势、体力和魔力的?#25351;?#33021;力绝非她这个人类能比拟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立身之本是法术版奇门遁?#23383;?#30340;“门?#20445;?#25152;以云寒露在战斗方面走的一直是冷兵器的套路,以?#26893;构?#20987;法术的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人类的?#24535;?#21147;一直是她最大的硬伤,她根本不可能耗得过与自?#21644;?#31561;级的恶魔和天使。

                远处的一座高楼,一个戴着?#24471;?#30340;人正打算迈步向前,去帮助落入下风的云寒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行呦。”岚符夏出现在他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毁灭公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下位者的战争,就应该让下位者自己去解决。”岚符夏的嘴角勾勒出夸张的弧度,“如果朱子语先生执意要插手,我也只好介入了哦…以毁灭公爵的身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30693;道呢?”岚符夏摊着手,“恶魔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生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可你好像不知道,人类才是最不可理喻的。”朱子语后退了两?#21073;?#36880;渐消失在空气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“呵呵。”看着正在奋战的云寒露,岚符夏眼中全是笑意,“你有弱点而我没?#26657;?#36825;就是你和我最大的不同,所以最后的赢家也就不言而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岚符夏对着?#26007;?#30340;恶魔轻轻一点:“我当然不会让你的弱点,在还未落到我手中时就挂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和在云寒露对拼的恶魔心脏处传来痛苦,他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变慢了几个节拍。心慌的恶魔不知道自己为何开罪了毁灭公爵,以至于他要亲手杀掉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他已经来不?#20843;?#32771;了,云寒露的双刀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切过。

                到头来,这只恶魔还没展?#23545;?#24418;就被云寒露捅穿了心脏。

                ?#25353;?#20154;!”恶魔临?#29436;把?#22825;大喊,“破…”

                ?#24179;?#32773;,这个词还没有喊出来,恶魔就化作比烟花还?#25293;?#30340;光点,在落到地面前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破你妹啊。?#22791;?#27004;上的岚符?#37027;?#31505;着转身,身?#25105;?#28129;化在空气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云寒露拄着双刀半跪在地上,鲜血顺着?#26007;?#27969;?#25163;?#20260;痕累累的地面,她?#24187;?#30333;为什么对手占了这么大的优势,却卖出如此致命的弱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云前辈!”嫽霜颜从天而落,她扶住摇摇欲坠的云寒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没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几分钟后,范晓玲和白奕言?#24598;?#21040;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对?#40644;穡?#20113;寒露看着她们,“如果在发现危险的那一刻就做出对策,是不会落得如?#35828;?#27493;的,全都是因为我的自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全是你的责任。”白奕言平视着她,“我们在心理方面,或多或少都存着一些隐患,虽然拥有了世人所仰望的力量,却没将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师。”范晓玲?#35828;?#20113;寒露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还真是,长大了啊。”云寒露说了一句?#24187;?#25152;以的话。

                范晓玲将发带递过去,想让云寒露帮她系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了,”云寒露抚摸着她的头发,“还没发现吗?你已经出师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范晓玲用灵力探查着身体,一点不堪重负的感觉都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“真、真的是这样…我终于能像老师一样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,我希望你不要变得和我一样,如果你只是云寒露的复?#30772;罰?#37027;只能说明我是一个失败的老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看着天空,放佛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云寒露,有一个就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(提示:可按← →键翻页) 上一章节 回天将之歌书目 下一章节
              贵州快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