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小说520 > 历史军事 > 惊天逆转 > 第两百七十九章 庄庄真相1

              配色:

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庄庄真相1

                昏暗的天牢里,终日见不得阳光,在这异常寒冷的冬日里,犹显得阴森恐怖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黑暗的角落里,一个垂暮的老人披头散发,短短几日,原本显赫致极,威风致极的一代首辅大臣侯爷晋麒竟已如此苍老不堪,满头的白发,深陷的双眼,颓靡的精神显示着一代权臣的最终没落。

                自从早上见了皇后和惠王爷之后,他便一直保持着这幅样子,几个时辰的时间,一动未动,连狱卒送来的饭菜也未动一口,双眼空洞而呆滞。

                而象征着皇权的明黄龙袍由?#37117;?#36817;,当晋麒看到年宴时那个毒入骨髓如今却额堂饱满,精神抖擞的皇帝?#20445;?#20182;有明显的微微悸动。脸色不知是因为对他的惧怕还是对他的恨之入骨,有些微微的紫胀。

                ?#25991;?#22320;上铺满潮湿的稻草,只一个暗黑色的床板并一床薄薄的粗糙被褥,以及两三条条凳外加一张黑沉的桌子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桌上的饭菜早已冷透,?#25991;?#20805;斥着一股极其难?#35834;?#33104;败与发霉的刺鼻气味,偶尔有三两只硕大的老鼠窜出,嘴里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根本不怕任何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牢头打开牢门,陈帝只身进去,身边未带任何一个侍卫,就连梁启也?#30343;?#22312;了天牢之外,不让任何人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晋麒呼地立即起身,带动身上的重重枷锁发出金属相撞的“咣咣”声,在空旷寂静的牢房内尤显阴寒可怖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时的晋麒眼冒凶光,“嗷嗷”地扑向陈帝,若不是因为脚上链条紧紧地栓着他,恨不得立即将眼前之人生吞活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帝甩一甩手,牢头等尽数退下,空旷的天牢里,只有他与罪臣晋麒二人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见众人离去,晋麒忽然暴笑,他扭曲的面孔,凶恶的双眼狠狠地盯着眼前之人,“原来你?#28216;?#24597;过?#25103;?#21322;分,事到如今你竟还敢独自一人来见我!你就不害怕,我既然已是将死之人,那我今天就会拼尽全力,也要置你于死地吗!”

                陈帝一甩衣襟一屁股坐在条凳上,冷冷说道:“你已没路到此,朕又有何惧!不要说你现在身在牢?#26657;?#23601;是平日里,朕何曾怕过你半分!”

                ?#21322;蓿?#21704;哈哈哈,事到如今了,你竟然还称自己为朕!”

                陈帝冷冷一笑道:?#21322;?#20256;位于惠王兄的时候,你已经看不到了。现在,在你面前的,就是大陈国的第五位皇帝!无论你如何权?#38138;?#22825;,可朕永远都是你的皇帝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?#30456;?#30528;要见朕,只是想不通自己为?#20301;?#22833;败。为何自己处心积虑策划了那么久,早已胜券在握,为何突然之间,整个局势会大肆逆转,以至于你如今身陷囹圄,再没有一丝的生机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没错,这里面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。可是尽管我输了,可你同样没有赢,我丢掉的是性命,可你丢掉的却是皇位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以为你和惠王同?#20445;?#20266;造这份遗诏,朕真的不知道吗?就连你自己也应该清楚的记得,父皇临终前亲口传位于朕!年宴那日,你突然拿出所谓的遗诏,根本就是和惠王合?#20445;?#20182;答应保护你的家人,而你则助他登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晋麒轻蔑一笑道:“没错!这份遗诏就是我伪造的,上面的玉玺乃是惠王暗中到御书房偷盖上去。可那又怎样,在年宴上,你已经亲口答应十天后传位于惠王,而今你?#30343;?#19979;五天了。这五天你除了能杀了我,根本不能动晋家满门分毫。甚至连我儿晋冲在逃,你也已没有足够的时间将其抓获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没错,留给朕的时间确实不多了,可是晋冲与你一样,犯下滔天大罪,不管朕是否在这个皇位上,也绝不会轻易放过!朕要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?#21482;?#20844;道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公道,呵,这世间根本没有公?#34013;?#23383;,只有权势才是最有用的东西。只是,我想不通,你竟然根本就知道遗诏是伪造的,为什么还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答应传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因为朕不愿看到大陈陷入?#29282;?#27490;境的内战之?#26657;?#26389;所要达到的目的是大陈的昌盛,甚至于若你不是如此丧心病狂,草菅人命,你能视百姓为衣食父母的话,你作为权臣,朕也绝不会动你。可是你,野心太大了,你的双?#32456;?#28385;鲜血。你不但把持朝政,更要将一切不听从你,不服从你的人全部踩在?#35834;?#19979;,你残害忠良,这二十几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死于你的双手,导致民不聊生,连年?#33268;?#19981;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既然如此,你就如此心?#26159;?#24895;的将皇位供手让人吗?天下竟真的有像你这样的傻子吗?#20426;?br>
                ?#21322;?#35828;过,朕所要的最终目的,是为了让大陈日益昌盛,让百姓富足,让四夷归服,而不是陷入暗黑之?#26657;?#27704;远天日!若惠王兄让做到这一点,坐在皇位上的是谁,又有什?#22402;?#31995;!”

                晋麒冷哼道:“也许,你永远也不会看到那一日!”

                ?#21322;?#30456;信,惠王兄本性不坏,这次也仅仅被你蛊惑而已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也许你永远也不会明白!”

                ?#21322;?#20170;日会来见你,想必你自己也该清楚!庄庄件件,你所做的种种,就是将你五马分尸,满门抄斩也不为过!”

                晋麒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那又怎样!?#25103;?#36825;一生,什么样的福没有享过!什么样的权势没有拥有过!只?#19978;Ю戏?#34987;人蒙了双眼!今日栽在你手上,文志祯,你同样也输得彻底!你可有想好要如何杀了?#25103;潁 ?br>
                “杀了你!哼,婉皇贵妃生前说过什么,你难道忘了吗?她要让你受尽千般折磨,万般痛苦,她要让你尝尝这世?#20185;?#19981;如死的滋味!朕自然会如她所愿,怎么,反倒你自?#21644;?#20102;吗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?#25103;虼游?#24597;过什么!有什?#31895;还?#20914;?#25103;?#26469;!可是,你别忘了,你只有五天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五天,已经足够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只是……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想?#24187;?#30333;,我心里有太多的不知道!就算是今天便要死了,我也要弄个清清楚楚,我到底输在了哪里!”

                ?#26263;?#27665;心者方能得天下,你这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是逆天而?#26657;?#21448;怎么可能不输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从不信天,那是懦弱者的借口,而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弱者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没错!你从来都不是弱者,若你是弱者,二十几年前,你就不会下毒杀害父皇,你更不会想着自己要坐上这皇位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胜者为王,败者寇,我没什么好说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么,你想知道什么?你拒不认罪,一直嚷着要见朕,不就想知道一些事吗?是朕为何没有中毒?还是邱志生和晋慧何时与朕联手?#21487;?#33267;龙伟祺!胡令云与**英等等,或者说章俊铭与九公主为何没有死吗?呵呵!你想要知道什么,朕今日会一一为你解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只如此,?#25103;?#35201;知道的更多!究竟你是在什么时候联系上胡敏的儿子胡令云的,为何我从来都不知道胡敏还有一个儿子,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,究竟与他有没有关系。还有诸赫与向线,他们二人虽被我所?#20445;?#20294;我始终觉这些事情根本就是中了你的圈套。还有那年冬至的祭祀上,为?#20301;?#26377;人要刺杀你,这件事是不是也是你?#25165;诺摹?#36825;些事不知道,我死不瞑目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嘛,哼!你想?#24187;?#30333;的事,只怕还要更多更多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什么?#20426;?br>
                “你三番几?#25105;?#35265;朕,不就是想要知道这些事吗?如此朕便满足你,今日朕一个人都未带,这里,只有你与朕二人而已!所有的一?#26657;?#20320;都可以?#21097; ?br>
                “你远?#20219;?#24819;象的要可怕的多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可怕?你说朕可怕?呵,朕所有的心愿便是希望我大陈能恢复往昔的?#27604;?#26124;盛,国泰民安!可是你呢,你与朝中那些贪官污吏勾结在一起,将整个大陈搞得千疮百孔,民不聊生!军人失去?#20998;荊?#30334;官只知向你巴结,不干实事,若不是因为我大陈百年基业雄厚,只怕再过几年,便成了周边几国的囊中之物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,从一开始,你便设计好了,联合那些人,要摆脱我的控制是吗?#20426;?br>
                “没错!若你能让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,朕绝不会想到联合他们,共同对付你,可是你呢,你太贪也太自私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,你才会让楚怀生不下儿子!你害怕楚怀的孩子被我扶上皇位,从此以后你们文家的基业落入我晋氏之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得对!你有想过为什么你的女儿独占朕的所有宠爱,却迟迟没有孩子吗?#20426;?br>
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我始终想不通的,你究竟对楚怀做过什么?还有楚怀坐上皇后之位入住坤宁宫后,再不可能怀?#23567;?#23601;算先帝在太后的坤宁宫里的墙壁里放了大量的麝香,但这些东西早在楚怀入住坤宁宫之前,我便让你清理干净了。可是,?#20063;?#36941;了所?#26657;?#37117;查不出原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陈帝淡然一笑,随手拨弄着腰间的一串珠络,“楚?#24120;?#26389;没对她做什么,她只不过是一个女子,纵然她是你的女儿,但朕本欲想好好待她。可是,朕的真心,终是错?#35835;耍?#20309;况她满宫?#26657;?#24713;数全是你的耳目。呵,你以为你送?#33050;?#36827;宫朕会不知道?你以为你安插进她的宫里那么多的眼线,朕会不知道?朕岂能如此愚蠢,会将药下在她的身上!”

                猛然,陈帝的脸变得极为难看,“若不是因为防着你,朕岂会自伤身体,让周太医每月配药给朕喝!那一碗碗乌黑的汤汁,泛着青黑的阴森森的光泽的汤汁,你知?#31163;?#26159;怎么一碗一碗地喝下去的吗!”

                晋麒的脸色赫然转白,“你你你……你竟能对自己下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又如何!”陈帝勃然大怒道:“你知道每个月当周太医把那碗药?#35828;?#26389;的眼前的时候,朕的心里是作何想吗?你有尝过那种滋味吗?苦涩!哈!喝下去,朕的心?#36335;?#26159;你,你晋麒拿?#35834;?#19968;刀刀地刮着朕一般!”

                晋麒的嘴唇干裂?#22253;祝?#37027;……那既然如此,为什?#26149;?#26469;你会让楚怀怀?#26657;俊?br/>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(提示:可按← →键翻页) 上一章节 回惊天逆转书目 下一章节
              520网络小说网所?#31456;?#20316;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(C) 2010-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贵州快三预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疯狂水果盘走势图 小丑扑克5手 易玩棋牌代理后台 金鱼图片大全大图 26日湖北快3走势图 博洛尼亚 维罗纳 旅游 利物浦雷侬国际机场 海盗王登陆 彩票销售系统 北京赛车高频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