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色:

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将军剑

                旌旗半卷,戈影泛寒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嗒嗒”的马蹄声,惊醒了?#20102;?#30340;边陲小镇。

                许多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幼在残垣断壁间探出头来,看到马上骑士的服饰,原本惶惑不安的眼神,渐渐的变成?#35828;?#24551;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个年少的将军,一手挽着马缰,一手紧握着腰间的剑柄,冷眼看着这些衣不蔽体的?#32622;瘛?#20182;冰冷的目光在这些遭了兵祸的边民身?#20185;?#36807;,看到了他们眼中的忧色,仿佛知道他们担忧什么一般,大手一挥,当先纵骑出了这个小镇。他身后是一万精骑,一个个神情坚毅,目露凶光。

                出了小镇,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纵马跑到少年将军的跟前,稍稍施礼,落后少年将军一个身位,随其而?#23567;!?#23558;军,再往前五十里就是北原镇,出了北原,就是胡?#35828;?#22320;界了。等到了那边,一定要狠狠的干他们,让他们也知道知道,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,别没事就来招惹咱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少年将军望向远?#21073;?#22909;一会儿才道:“王胡子,打胡人,你的刀一定要比你的嘴厉害才?#23567;!?br>
                大胡?#24188;?#27721;憨厚的一笑,“将军放心,老王的刀还没喝够血,利着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少年将军瞥了他一眼,幽冷的眸子多了一点暖意。“王胡子,这次出征嫂夫人有?#25381;?#20160;么嘱咐?”

                大胡子怔了怔,半晌才讪讪一笑,“俺从军快十年了,差不多年年征?#21073;?#23110;娘早就习惯了。?#30475;?#20474;出征,她就给俺做些好吃的,从来也不说啥,就是送俺出门的时候,靠在门框上说句‘俺等你回来’,乡下婆娘,能嘱咐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年少的将军听罢,不无羡慕的看了一眼这个憨厚勇武的汉子,他大概还不懂得,一句‘俺等你回来’,满载了多少的情思和挂念,又是多么重的的许诺。连年的厮杀征?#21073;?#24179;添了多少倚门盼郎归的妇人,又有多少女人日里夜里魂牵梦系的情人,埋骨在大漠塞外。他们流血,她们流泪。染血的是碧草黄?#24120;?#28287;透的是布枕纱巾。

                年少的将军目光游离飘向远?#21073;?#31070;思却回到了他出征前。

                庭院幽幽,一株花树下,一个白衣少女静静站在那里。她容颜俏丽无双,风?#35828;?#38597;出尘,即便满树繁花?#24179;酰?#20063;掩不了她半分风华,不论谁看向这里,第一眼看到的是她,也只能看到她。那株花树,只是点缀,可有?#26188;蕖?br>
                她是将军的恋人,他来看她,是因为他又要出征远?#23567;?#20182;走近她,在花树另一边停下,眸光深沉,欲言又止。白衣少女看到了他,似嗔还怨的轻轻一叹,让他的心跟着颤动。“你又要出征了,是吗?”声音?#30475;?#23113;转,幽怜可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将军?#25381;?#35828;话,只是轻轻点头。他很无奈,因为他答应她要去看几?#26060;?#30340;花会,可是他只能失约了,军情紧急,由不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白衣少女又是轻声一叹,可是这次却不似先前幽怨,仿佛松了一口气,她缓步走到将军跟前,取出一个剑穗递给将军,剑穗编的精巧漂亮,上面还挂着一块环形玉扣。“喏,这是以?#25353;?#24212;送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将军伸手接过,看着这精美的剑穗,欲言又止。白衣少女似是看穿了他的心事,淡淡说道:“东西既给了你,便是你的,如何处理,就是你的事了。如果不?#19981;叮?#21487;?#36828;?#25481;。反正从此以后,你是你,我是我,不再相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将军闻言一惊,虎目?#31245;玻?#27515;?#34013;?#30528;这娇美少女,心里剧颤不已。她语气虽轻,?#34923;?#38754;的决绝之意,他听的清楚,听的真?#23567;!?#20026;什么?”他只是?#26149;?#24651;人告别,因为他不知道?#32422;?#33021;否活着回来,却没想?#21073;?#24651;人却要和他决断。

                白衣少女看了他左手一眼,那只手青筋暴起,紧紧握着一把剑。然后转目去看那满树的娇花,似是解?#20572;?#20284;是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你?#19981;?#33310;剑弯弓,我?#19981;?#25242;琴唱诗。你?#19981;?#36328;骑纵横,我?#19981;?#33457;径漫步。你?#19981;?#38081;血厮杀,我?#19981;?#36731;歌曼舞......我们本就不是同路人,何必纠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,“我想找个人陪我看春去秋来花开花谢,看云卷云舒雨落雪飘,白天执手看风景如画,晚上挑灯读诗词歌?#24120;?#32780;不是什么兵书战册,那些我不懂,也不想懂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她又忍不住看了他手中紧握的剑,“你知道吗!有多少次我都想问你,你是更爱你手中的剑,还是更爱我?因为你时?#25506;?#25569;着的,从来不是我的手,而是?#21069;?#20912;冷的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将军紧紧握了握手中的剑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次归来,?#19968;?#21578;诉你答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白衣少女素手一挥,“不用了,我已经不想知道了。前几日司马公子的父亲来提亲了,父母同意,我也允了。从此以后,你我相见莫相问,擦肩如路人。”说完转身,任由一颗泪从眼角滑落,却不去擦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为什么!”将军一声怒吼,利剑出鞘,花落纷飞,枝断干折。他怒火中烧,剑尖?#27425;?#21147;的垂向地面。

                白衣少女因这声怒吼,也是轻轻一颤,可是却?#25381;?#22238;头,既有抉择,便不回眸,她孱弱的身子里,心?#20174;?#22914;磐石,她的声音变的清冷,在花雨里飘荡,“我想要的他有你?#25381;校?#25105;想做的他能陪你不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,将军依然痴立在树下。任漫天的红粉,将他的征衣沾染。最后,他看了看那精美的剑穗,然后将它挂在了花树梢,然后大步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是不想留念,只是他紧握在手的是杀人之剑,不需要那些精美的点缀,而且此去,他已经为?#32422;鶴急?#22909;了归路。

                终于到了北原镇,这里?#35328;?#34880;洗,比上一个镇子更惨烈。放目望去,已然看不到一个活人。将军看到这一?#26657;?#21452;目赤红,死死握着手中的剑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              胡人连年犯边,一次比一次过分,近年来,竟然嚣张的奔进了都城附近。最近时,距都城不过数十里,对胡人而言,那不过是半日的奔袭而已。若这血淋淋的一幕,在都城上演,那该有多少人惨死在胡刀铁骑之下?

                一念至此,将军将剑握的更紧了。都城只能任由花开花谢,而不能?#24066;?#26377;半滴血染。

                将军勒缰住马,兵士们也都停了下来。将军指了指墙角一具无头的女尸,她裸露的躯体让人不敢直视。又指了指街角的一个襁褓,只见血肉模糊,不见其他。然后冷冷问道:“告诉我,你们听见他们说什么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?#25381;?#20154;开口,连马都忘记了?#24187;?#19978;万人,死寂一片,在?#32560;?#39128;荡的是肃杀之气。将军只是轻轻说了句“他们在问,‘谁能保护我们?’?#27604;?#21518;提缰纵马,当先冲向塞外。他的身后,?#25381;?#36828;比惊雷的马蹄声。“嗒嗒嗒!”

                数日后,一队衣衫褴褛,满身污血的骑士出现在一个小部落外。他们虽衣衫不整,但精神矍铄。

                当先一人,正是怒而杀出塞外的年轻将军。或许是胡人太过猖狂,也许是他们习惯了在?#32422;?#30340;地盘上无人敢欺。所以连日来,将军所率的?#28216;椋?#34429;有厮杀,但都是些胡人零散的骑兵,最多的一队,不过千人。都被复仇的铁骑碾落成尘,这世界或许是公平的,杀人者总有被杀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夕阳西下,炊?#25361;留痢?#36828;远望着那忙碌的人们,将军感觉回到了家乡,祥和安宁。他们虽是胡人,但这一刻,他们与?#32422;?#30340;国人?#25381;?#20160;么不同。将军长吸了一口气,将剑缓缓抽出,高高举起,用力挥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刀剑划破了祥和,哭喊绞碎了安宁。将军的心脏抽搐了一下,但他只是紧紧握着手中的剑。看着一个又一个归来的牧?#35828;?#19979;,一个又一个人在期待晚饭时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很小的部落,人不是很多。所?#38498;?#24555;,他们的青壮年在来不及反抗的时候,就已经死了个干净。剩下的老人妇女孩子,都被赶到了一起,他们虽然力弱,但也都拿着趁手的武器,弯刀,小弓,还有长鞭。

                将军站到这些人前,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冷冷下令,“五十岁以下的男人,杀。”说完一指不远处的一架木?#25285;?#21448;道:“孩童高过车轮者,杀。”一声令下,十数个人相继倒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当一个兵士,拉过一个孩童时,他高高举起了剑,却迟迟斩不下来,这只是个孩子,战场厮杀那是大?#35828;?#20107;情,和他们无关。他下不去手,只是望着下令的将军,希望他能收回成命。

                王胡子跑到将军身边,求情道:“将军,那只是个孩子,放过他们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将军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指着那个梗着脖子的孩童道:“看看他的眼神,他不是孩子,他是一只小狼。最多十年,他便能挽得了强弓,挥的动弯刀,用不了十五年,他就可?#22253;?#25105;们的边民当牲口一样屠杀。想想那个已经成了肉饼的襁褓,再来告诉我他是不是个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罢,他丢下王胡子,走到那个孩子身前,迎着他愤怒的目光,长剑扬起,人头飞落。“身高过车轮者,杀!”

                十数个十来岁的孩子,随着这一声令下,结束了他们短暂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个胡人老者,泪流满面,怒骂着将军,“你这个恶魔,你这个恶魔,上天会?#22836;?#20320;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所有兵士都怔怔看着他们的将军,他们以为将军会杀了这个老人,但是将军却只是轻轻擦去剑上的血迹,然后跨上了战马,他冲着那些老者喊道:“把你们看到的,告诉你们的族人,他们眼中的鸟?#27010;?#32650;,来猎杀他们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,又向他的兵士们叫道:?#30333;?#28385;你们的?#22797;?#25105;们该出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他们屠戮了这个部落,又洗劫了这个部落,像蝗虫一样卷过,除了噩梦和能做噩梦的老弱病?#26657;?#20160;么都?#25381;?#30041;下。这是第一个被洗劫的部落,可怕的是,这不是最后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  数个月的厮杀,将军的一万铁骑,活着的不过三?#37027;?#20154;,而且大多都负了伤。将军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,他们?#27809;?#21435;了,家里有?#35828;?#35760;着他们。

                只是他?#30475;?#30475;到他们信任的目光,心里都不由一疼,为一?#35088;剑?#36830;累数千弟兄,他纵是心硬如铁,?#27531;?#24813;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他们对胡人部落的洗劫,已经大大?#24605;?#32993;?#35828;母?#26412;。他们愤怒了,集中了所有兵马,要消灭这伙胆大妄为的‘鸟?#27010;?#32650;’,在他们眼?#26657;?#36825;个孱弱的民族,一直是这样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一张羊皮地图上,将军画了一?#32769;擼?#21578;诉王胡子,怎么把剩下的弟?#25191;?#22238;去。他知道胡人铁骑快要合围了,那条路,是唯一的生路。

                王胡子好不容?#30528;?#28165;了路线,?#27425;?#23558;军:“为啥是俺带他们回去,将军你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将军笑了笑,自出征来,他一直板着?#24120;?#26080;论胜败,都?#25381;行?#36807;,但现在他笑的很轻松,仿佛一切都解决了一样,“你这个大胡子,难道你忘记了,你家婆娘等着你回去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提到家里的婆娘,王胡子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拍了拍发愣的王胡子,“……别让家里的婆娘等急了。咱们提着剑来到这个不属于我们的地?#21073;?#19981;是为了杀人,是为了家里的女人不再挂念,家里的老人不再企盼,为了更多的人不用再来这里。……还?#26657;?#26367;我给那些回不去的兄弟家里带个信儿,就说边宁欠他们的,只能来生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王胡子虽憨却不?#25285;?#21548;他语气不对,忙道:“将军,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将军打断了他的话,“刻不容缓,带弟?#32622;?#36208;。我…?#19968;?#19981;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他紧紧盯着王胡子,王胡子在他眼里看到了决绝,坦然,还有一丝解脱。

                憨憨的他不知道将军为什么说?#32422;?#22238;不去,但是他可以看出来,他不想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王胡子带着剩下的残兵离开了,很多士兵不解,为什么他们的将军不和他们一起回去。他们?#28783;?#22238;头,去望那个渐渐淡去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挥手作别了生死与共的兄弟,边宁坐到了草地上,轻轻擦拭着手中的剑。他出身军伍世家,自幼就被寄予厚望,靖边宁远,这就是他名字的含义。

                ?#19978;?#20182;握紧了手中的剑,却没握住?#38476;?#22899;?#35828;?#25163;!

                他很想对她说,因为爱你,所以我必须握紧这把剑。边境不宁,如?#25991;?#38386;逸的看花谢花开?

                可既然你爱看花开花?#25381;?#33853;雪飞,那我就为你疯魔这次,造下这无边杀孽!欠你的情,我今生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#30097;?#20102;那么多稚龄幼童,是断了胡人后继之力。我留下那些老人,是为了给他们留下?#20384;?#21644;?#27425;分?#24515;。

                从今日起,胡人需要十年休养生息,十年秣兵厉马,他们想要再次侵犯到都城边,威胁你的花园,至少要二三十年。一朝杀戮,换你三十年花开花谢,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#23601;?#39134;扬,无数的马蹄声响起。边宁收回遐思,提剑?#19979;恚?#28129;淡一笑,迎着奔腾的铁骑,无数锃亮的弯刀冲了上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天边夕阳染?#36857;?#27575;红如血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个白衣少女正为一个风?#33509;?#32745;的公子抚琴,两人凝眸相对,笑意殷殷。忽然,崩的一声响,琴弦断了,两人都是一怔。

                屋外花树上,一个精美的剑穗无风自落,渐渐被淹没在花泥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(提示:可按← →键翻页) 上一章节 回剑指芬芳书目 下一章节
              520网络小说网所?#31456;?#20316;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?#25285;?#26412;站将立刻删除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(C) 2010-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贵州快三预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太币今日最新价格 杜塞尔多夫学派是摄影流派么 魔兽争霸3地图 罗马第二季塞维利亚 切尔西欧联杯夺冠 异域狂兽APP下载 安徽11选5开奖公告 北京快三开奖就是牛 开发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迎财神官网